瀚海期刊网,快速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投稿权威机构

在线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瀚海期刊网

首页 > 论文欣赏 > 电子商务论文 > 详情

 论文欣赏

展开分类
 电子商务论文
大数据时代贵州省农村电子商务产业集群关键要素研究
作者:未知 如您是作者,请告知我们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 要:随着大数据、云计算技术的日益蓬勃发展,电子商务也得到了飞跃的进步与发展,农村电子商务的普及与应用程度也进一步增強。贵州省大数据产业持续发力,电子商务产业化带动明显,大数据助力电子商务弯道取直、后发赶超。贵州省充分发挥大型绿色数据中心建设的先天优势,农村电子商务产业集群趋势已日渐明显,进一步促进新农村建设,推动城镇化发展。本文通过详细剖析贵州省农村电子商务产业集群关键要素,针对性地提出发展对策建议,为推动贵州农村商业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全面谋划新时代乡村振兴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关键词:大数据 农村电子商务 产业集群 
  中图分类号:F724.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6-0298(2018)04(b)-139-02
  贵州省正在紧紧围绕打造中国数谷的目标,竭尽全力地发展数字经济,贵州省正在大踏步迈入大数据时代。根据阿里巴巴集团近日发布的《2017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报告》,贵州省电子商务多项指标排名位于我国前列。在电子商务销售增长速度方面,贵州省提速明显,实现在全国31省市区中排名第二。Ali平台在贵州销售的商品数量大幅增加,比去年同期增长76%,居全国第二位。这充分表明贵州省电子商务领跑全国。贵州省商品已经充分满足本省消费,其他用于网络销售,尤其是农特产品,运用电子商务平台销售,最大程度上实现了“黔货出山”。 
  1 贵州省农村电子商务产业集群关键要素 
  早在1998年,产业集群的概念是由哈佛大学迈克尔·波特提出,他认为产业集群是指这样一种企业群体,以特定的网络组织形式集聚而成,这些企业同时处在特定的空间领域、某一特色产业内,从事相关生产、经营、销售及配套服务[1]。本文认为贵州省农村电子商务产业集群指的是在贵州省农村地域范围内,存在着大量的企业集聚、主导(特色)产业支撑、内部运行机制等,并且都属于某一特色农村产业领域,其间包括大量运行中的经济主体、为电子商务发展的服务组织、提供大数据来源的数据运营中心、与之相匹配的物流配送中心等,以电子商务商业模式应用为核心,对传统农村产业链和价值链进行创新、整合,形成的以网络为载体的产、供、销一体化的有机群体,如图1所示。  
  1.1 大数据引擎 
  贵州作为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必须加快推进其核心区的全面建设,以达到保持大数据作为产业先行优势的目的,从而把大数据产业打造成为引领贵州省经济社会高质量、快速发展的强大中心引擎。努力建成南方数据中心,打造全国大数据内容中心;对数据资源的基础上,大量应用的发展,建立一个全国性的数据中心,立足西南,面向全国,辐射“一带一路”;利用数据中心的数据流吸引社会资金流,展开大数据交易及结算,打造贵州省大数据时代的金融中心。 
  1.2 地理优势独特 
  产业集群的必要条件是地理优势,它包括交易成本优势——用于降低物流运输成本、要素成本优势——用于降低资本、土地、自然资源成本。贵州省具有丰富的自然资源、特色产业资源,有独特的地形、地貌;目前已经建成通达四方的公铁航空立体交通运输网络,一定程度上有效降低了运输成本。 
  1.3 外部经济驱动 
  外部经济作为产业集群的外部驱动,是必不可少的关键要素之一。具体包括四个方面:一是技术进步,随着国家政策扶持力度的进一步加大,贵州省获批建设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贵州省政府数据开放平台上线运行,省级、市(州)级已经有481个运用系统迁入“云上贵州”,实现多网融合,这预示着,贵州省农村信息基础设施完善程度进一步增强,这就在一定程度上为农村电子商务发展奠定了基础,扩展网络购物市场,搭建农村电商服务平台;二是专业化分工,产业集群带来的效应进一步扩大,激发全产业链升级,降低运作成本,提升利润空间;三是劳动力共享,贵州省拥有富足的、自由流动的劳动力,用工成本相对较低,教育程度的进一步提升,使得劳动者素质有较大提升;四是弗里曼认为促进集群成长的最根本动力——知识溢出,作为一种特殊的生产力,对产业集群创新有着特定的促进作用[2]。 
  1.4 领军企业示范 
  领军企业在产业集群中发挥着示范引领的作用,对于产业集群的成长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勋,促进产业集群的转型升级。贵州省目前已经具有10个现代服务业发展示范区,红花岗区——主导产业为电子商务与文化旅游,钟山区——主导产业为电子商务与现代物流,在示范区内,有着一大批领军企业,为贵州省农村电子商务发展提档升级持续发力。 
  1.5 社会网络共享 
  产业集群实质上指的是一种社会网络组织形态。贵州省农村电子商务产业集群内个体成员之间建立的关系体系,农村网络内部成员能够互相信任、相互共享,提高利用资源与服务的效率,保持良好竞合关系,提高竞争力[3]。 
  1.6 政府行为调控 
  政府作为一方顶层设计者,适当的政府调整干预行为能够很好地引导地方产业的发展,这对于产业集群有重要的作用[4~5]。贵州省农村电子商务产业集群在运作过程中,难以避免地存在市场不能解决的问题,这就亟需政府有形的手干预调整,譬如在加大基础设施建设的力度的同时,应该做好配套产业规划,扶持青年创业,加大教育培训力度,保障贵州省农村电子商务产业集群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2 贵州省农村电子商务产业集群发展建议 
  充分利用贵州省大数据的优势,通过政府、生产、学习、科研、应用一体化,创造一个充分利用大数据应用人才的平台,让更多大数据理念落地,让更多大数据科研成果转化成产品;深度挖掘特色产品,打造网销品牌,建立健全贵州省农产品供应链体系,追本溯源,保障农产品质量;强化农产品运营渠道,引入电子商务平台,扶植本土平台,实现电子商务精准扶贫;夯实设施建设,强化基础保障,打通物流“最后一公里”,破解农特产品“最初一公里”难题;加大宣传推广力度,营造浓厚的农村电子商务氛围,优化农村电子商务发展新环境;加强政府监管,加快认证进度,实现农村电子商务产品标准化,为“黔货出山”创造天时地利人和,加快贵州省农村电子商务产业集群发展的步伐,实现贵州省农村电子商务弯道取直、后发赶超。 
  参考文献 
  [1] Porter M E.Clusters And The New Economics Of Competition[J].Harvard Business Review,1998,76(6). 
  [2] Freeman C.Networks of innovators:a synthesis of research issues[J].Research Policy,1991,20(5). 
  [3] 鲁开垠.产业集群社会网络的根植性与核心能力研究[J].广东社会科学,2006(2). 
  [4] 吴晓军.论地方政府与欠发达地区产业集群成长[J].企业经济, 2003(10). 
  [5] 凌守兴.我国农村电子商务产业集群形成及演进机理研究[J].商业研究,2015(1).

 

相关期刊分类